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

《外科风云》靳东隐藏自己才能彰显角色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7-07 15:49
  • 来源:网络整理

继《琅琊榜》、《伪装者》、《欢乐颂》、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之后,靳东和正午阳光又携手拍摄的医疗行业剧《外科风云》正在北京卫视热播,由于前作部部都是现象级,《外科风云》的关注度自然极高。该剧医疗、复仇、爱情三线交织,直面医患矛盾、以药养医、医药回扣等现实问题,靳东饰演的高学历、高颜值、高智商的“海归大神”庄恕堪称复杂的“多面体”,在他身上集合了医术、人情、复仇、信仰等元素。在靳东看来,《外科风云》除了深度探讨了医生的职业精神,也具有很浓厚的人文关怀色彩。“归根结底,它不仅仅是一部医疗剧,不仅是仁合医院这几个人的悲欢离合、爱恨情仇,更是一群人、一个剧组,在生死离别最集中的场所里讲述的一个有关人性的故事。”

《外科风云》靳东隐藏自己才能彰显角色

《外科风云》靳东隐藏自己才能彰显角色

《外科风云》靳东隐藏自己才能彰显角色

接拍初衷 亲人从事医疗工作

说到接拍《外科风云》的初衷,靳东谈到了自己和医生这一职业的渊源。“我叔叔就是医生,家人中也有从事医学研究和在卫生系统工作的。家里就有这种(医学)氛围,时常听他们谈起中国的医疗现状、医患关系。”在他看来,很多社会生活中的问号基本都能在医院里找到答案。“不管对于哪个年龄段的人群来讲,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,任何一种社会结构当中,医院都是生老病死、生死离别最集中的场所。”

剧中,从庄恕踏进仁合医院的那一刻起,他就成为了所有矛盾的核心。工作中的他成熟理性、医术超群、能力出众;另一方面,他背负多年的秘密隐忍前行,一度挣扎在信仰和情感的漩涡之中。对30年前真相的探寻成为这个人物的一大支点,此外他与仁合院长傅博文之间的角力也是一条重要的线索。在此前的剧情中,二人在手术台上“狭路相逢”,就此划开了尘封三十年的往事。在体力不支的情况下,傅博文为了面子试图继续完成手术,庄恕在关键时刻制止并替代傅博文完成了手术。这一场戏中,两人仅靠眼神间的对峙,就打响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被问及各类“眼神杀”的秘籍时,靳东表示:“每一次表演就是一次考试,所谓的秘诀只是“要去做大量的‘考前’准备,不管是案头工作,还是体验生活。”每接触一个角色,靳东都会花大量时间去琢磨和研究,推敲符合人物设定的细节和小动作。为一场戏设计出许多不同的处理方法是靳东处理角色的日常——多设计几种,然后再利用排除法,反复对比、衡量,和导演探讨,直到选出最为精准的表现方法。“我不太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所谓的天才,只有踏踏实实的努力。”近段时间对于演员敬业精神的讨论引发关注,演员也被称为“一个正在被毁掉的行当”。面对这些看法,靳东有着自己的态度:“一些抓起剧本看看就可以拍的(演员),我不太能理解、也不太能接受。”

拍摄挑战 对进手术室一度抗拒

在业界靳东向来有“戏痴”之称,这是一个打骨子里痴迷和执着于表演的人。为演《伪装者》里的明楼,他短期内增重了20斤,“几个月的时间里,每天胃都特别不舒服。”拍摄《鬼吹灯》时,他经历了职业生涯最严重的一次受伤。拍摄医疗剧,无疑需要面临更多挑战。拍摄中有一段时间需要集中拍摄在手术室的戏份,拍摄过程中,演员手术服、口罩、帽子必须全副武装,一拍就是一整天。“‘热’和‘闷’都不算什么了,每天要长时间戴医用手套,等摘下来时整个手都是涩的。到后来只要一听说拍手术室就抗拒,真是有了生理反应,后面几天都是拍完一个手术镜头就直接躺下了。”而经历过《外科风云》中这段辛苦的拍摄,靳东也更加理解了医生的不易:“我们观察医生、扮演医生,就已经觉得身体受不了,更何况真正的医生经常需要在手术台前十几、二十几个小时不吃饭、不喝水,他们的饮水方式甚至就是用一个吸管,回头只喝一点点,润一下自己的喉咙而已,因为他们不敢也不能离开手术台。他们确实是让我们敬佩和敬畏的一群人。”

虽然凭借影视作品深入人心、收获超高人气,靳东依然觉得自己志不在此:“我并不喜欢拍戏,一直都不喜欢拍戏。如果演话剧能拿到拍影视剧哪怕1/5的酬金,我就绝不出来拍影视剧。因为演话剧实在太清贫了,我也实在养不活自己。”面对越来越多的邀约,靳东的选择格外审慎。“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坚决不做,跟我理念不符的,我会断然拒绝。”比如许多的娱乐节目、真人秀都相继邀约靳东,但都被他一一婉拒。“对于综艺节目和真人秀,我是抗拒的,这完全出于对我职业生涯的保护。”在这件事情上,靳东选择与媒体和观众保持距离,只愿做一个用作品说话的演员:“你把自己的生活隐藏得越深,跟媒体或者粉丝见面越少,或者他们了解你的信息越少越好,这样观众才真正会相信你在屏幕里塑造的那个人物和角色。虽然这样也拒绝了很多收入,我还是希望在自己真正感兴趣、真正喜爱的这个艺术里走的更长久,这是我最真实的想法。”

“演了哪些角色,究竟能留下几部称之为作品的作品?从事这个职业究竟能给自己带来什么?”是靳东这几年思考最多的问题。

 北京晨报记者 冯遐

■医务人员来说剧